工业酒精

全国统一定制热线: 13832712290
东光鑫源化工有限公司

甲醇期货再现大合约弊端

作者: 鑫源化工 编辑: 鑫源化工 来源: 鑫源化工 发布日期:2014-12-29
信息摘要:
甲醇的行业动态…

甲醇期货再现大合约弊端“期货公司下发通知,让相关甲醇分析师*近不要接受新闻媒体采访。”在甲醇期货1501合约连续出现三个跌停板单边市之后,某甲醇分析师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甲醇期货在期货市场一战成名,使得郑商所不得不在22日闭市之后,对甲醇1501合约强制减仓?“虽然1501合约在表面上并没有太大的设计缺陷,但是这次多头逼仓失败,使得甲醇期货连续跌停,让多头无处可逃,实际上也说明了甲醇合约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一位期货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好在郑商所于2014年6月份已经将甲醇合约交易单位由50吨/手改成了10吨/手,每手交易手续费收取标准为现行标准的五分之一,*低交易保证金由6%改为5%,交易代码由ME改为MA。疑似多头逼仓失败近期在期货圈里的“周大户”可谓是赚足眼球。网传,“周大户”在2500上方多入6000手甲醇1501合约,保证金高达7000余万元,夜盘被三板强平,每手亏损超过500点,共计亏损近1.5亿元。由于重仓进入,资金链没跟上,*终由期货公司为其埋单数千万元,该期货公司被指为江西瑞奇期货公司。对此,本报记者多次联系江西瑞奇期货公司,但是对方始终不愿正面回答,只是说,公司已经按照惯例处理了相关风险事件。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被认定“周大户”与江西瑞奇期货公司有所关联。对此有不愿具名的期货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瑞奇期货在17日和18日两天持甲醇期货买仓量都居多头榜首,分别为6457手和6454手。然而,在19日当天,瑞奇期货突然席位减仓5984手,从甲醇期货多头榜单落下,此时也正是“周大户”穿仓成为事实之际。

事实上,根据郑商所发布的甲醇持仓数据,出现多头逼仓的不仅仅只有瑞奇期货,在19日,光大期货、万达期货、永安期货就夺得了甲醇买仓量的前三甲,分别拥有5916手,2473手和2101手多单。即便如此,甲醇依然持续下跌。*终,郑商所在22日闭市之后,以强制减仓甲醇1501合约而宣告多头逼仓失败。对甲醇期货近期暴跌,卓创资讯杜纪玲表示,这是甲醇行情的理性回归,因为,随着原油价格的不断暴跌,甲醇下游市场也随之萎缩,这就使得甲醇供大于求,价格下行正是市场所需。那么,在甲醇行情整体下滑的大背景之下,为什么期货市场多头还依然要冒险激进呢?一位长期关注甲醇的期货从业者向记者表示,甲醇1501合约多头买进背后是投机资金蜂拥而至;但现实中,在现货市场,甲醇已经库存承压,无力消化;多头的逆势操作,*终招致自食苦果。合约规则亟待改进有关逼仓的故事已经谢幕,但在局外的期货分析师们,更能看清楚此次甲醇多头逼仓失败的成因。某期货公司*分析师向记者表示,此次甲醇交割数据预测总数为10万吨,但*终市场上却筹集了超过30万吨的交割量,实际交割量不足10万吨,这使得无法交割的20万吨只能重新流向市场,对现货市场造成压力。格林大华期货则指出,截至2014年12月23日,甲醇期货注册仓单1074张,市场有效预报4136张,折合现货累计26万吨,仓单注册主体涵盖我国福建、广东、江苏、山东、河北、内蒙等省份,是甲醇期货上市以来规模*大、范围*广的甲醇交割,且由于1501合约仍然采取通用仓单的运作模式。因此大量甲醇期货仓单的注册或对远期期货价格的上行形成较强压制,也构成多头爆仓的主要因素。那么,出现这种单边跌停行情,交易所究竟有没有责任,在合约设计上是否合理?多位期货投资者提出质疑。本报记者梳理甲醇期货上市之初的合约细则以及设计说明发现,当时在郑商所征求现货企业和期货公司的意见中,大家普遍认为交易单位应该定在10吨/手;但郑商所认为,这与期货市场发展所要求的提升市场质量,适当降低投机的思路不符,郑商所甚至提出100吨/手的交易单位;但企业认为这种大合约虽然提高了投资门槛,也会导致企业套期保值风险增大,不利于多次、多价位建仓,*终只能采取折中办法,甲醇期货交易单位定为50吨/手。显然,郑商所放低甲醇期货门槛,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小投资者入市,刺激甲醇交易的活跃性。上述某期货*分师认为,合约单位的降低不仅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同时也降低了投机成本和风险,有利于散户多次、多价位建仓。那么,会不会出现门槛过低让投机者抢占了市场呢?对此,该期货分析师表示,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是相辅相成的,在国外,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接近度在90%以上,也就是说期货市场交易越活跃、越充分,就越接近现货市场。12月25日,记者致函郑商所,对方未就甲醇期货合约设计是否合理等问题做出正面回应。但该交易所知情人士指出,此前已经采取的强制平仓等手段本身就是交易所控制风险的手段之一。另一方面,此前修改甲醇期货交易单位,与本次暴跌行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煤制甲醇已经占据国内甲醇生产总量的65%以上。显然,这一领域比煤制油的影响力更大、市场占有率更广,存在的问题也更加值得引起业界警觉。煤市寒冬未去,低油价再次袭来。面对危局,当诸多煤炭龙头企业开始却步煤化工甚至向电力等下游产业转移时,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矿集团”)选择的却是再次加码煤化工。兖矿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兖州煤业(600188,股吧)于11月9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对全资子公司“鄂能化”的资本金从31亿元提高至81亿元。事实上,兖矿集团涉足煤制甲醇等煤化工产业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04年。彼时,其在陕西榆林投建了一条年产23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以用于兖矿集团主导的陕西未来能源煤制油项目。但现实却不尽如人意。进入12月以来,受原油暴跌和下游消费萎缩影响,甲醇价格直线下跌,甲醇期货价格大多跌破2000元/吨,现货价格也跌破2000元大关。由于“冬季是煤炭消费旺季,煤价短期难以下跌,甲醇市场的悲观氛围正在蔓延,煤制甲醇价格事实上已经跌破成本线”。一位煤化工分析师表示,目前,兖矿每生产一吨煤制甲醇净亏损接近100元,若以百万吨产能计,每周净亏损高达400多万元。东光鑫源化工有限公司专业回收甲醇,欢迎有需要的客户前来洽谈!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3832712290

联系人:孙经理

电话:0317-7792656

邮箱:dgxyhggs@163.com

地址:河北省东光县张彦恒工业区

扫码联系我们

产品中心

全国服务热线

13832712290
Copyright © 2013-2020 www.xyhggs.com 东光鑫源化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